印花桌布

不定期上线,不能及时回消息请见谅

山门

       “嗨嗨,听说了吗?最近山门总是会在特定时刻开放呢。”
         “什么?那扇门不是6年前就锁上了么。听说是因为一起灵异事件。”
        “哇!渚桦镇十大怪谈!我最喜欢探索这些东西了。”
        “你一个女孩子少谈这些东西,当心哪天被抓去。”
        “知道了。”少女敷衍地说道。

        林七听着对桌的两人小声谈论着那件事,心里似乎有根弦无意中被触动了。山门,山门,脑子里似乎有个声音在说着什么,是什么呢?林七想抓住那丝飘忽不定的话语,却总是在恰好要抓住时失败。
        手中笔无意识地转着,眼望向窗外。那座山似乎离学校并不远,就只隔了一条街的距离。老师讲课的声音早已无心入耳,林七看着眼前写满字符的试卷,烦躁不由得又重了一分。
        那个声音又来了,来了,他好像在说,“……如果你……的话,就来……找……我……吧。”比上次清晰了一些,可还是有些断片,难道是指山门吗?林七若有所思地望着那座山。
  
        四下无人,一个清瘦的身影窜了出来,他小心翼翼地打开了虚掩的山门,悄悄溜了进去。没有人注意到,他进去的时候,山不自然地发出了橙黄色的光,只是在夕阳的映衬下,无人发觉。
        到底是什么呢?林七带着满腹疑问向着山顶进发。山并不高,与其说是山,不如说这是一座小的丘陵。满山绿树,苍翠青葱,偶有几朵花点缀其间,从花心向花瓣辐射着淡雅的粉红。不时有鸟儿在林间歌唱,听着这生命的鸣叫,林七心头挥散不去的烦躁逐渐平息了下来。
        到山顶了,那儿矗立着一座阁楼。林七依稀记得上次来时那扇楼门是紧锁着的,那时他很好奇,常想进去看看,但是家人总是用不容拒绝的口吻阻止了他。那扇门开了,我要进去看看吗,里面会有什么呢?心如鼓扑通扑通地颤个不停,一丝兴奋伴着一丝犹豫在心头升起。
        一瞬间,他好像又听到了那个声音。他伸出手想要抓住他,却不想推开了那扇门。他走了进去,楼正中有一座楼梯,直达楼顶。踏上台阶,只有哒哒的脚步声在楼内回响。
        兴奋愈加激烈,林七背上的寒毛也已竖起。终于,终于,要到楼顶了。
        那里有什么呢?
        那里,,,,什么也没有。
        林七心里松了一口气,却又有一点儿失落。我到底在期待着什么?林七不禁反问自己。风打断了林七的思绪,这儿景色倒是很不错,林七推窗远望,整个小镇尽收眼底。远处都是山,四面八方的山,中间一块盆地,仿佛,仿佛就像一个牢笼一样。林七不自觉地将心中所想说了出来,囚禁?我怎么会想到这个词?
       也许是风景怡人,也许是了却了一桩心事,林七长久焦躁的心终于平复。该走了,林七这样想着。他慢慢地下了楼梯,走到楼门时却发现了一个人。他戴着斗笠,斗笠上罩着面纱,使人看不清他的脸。那人身材和林七相仿,但是素黑的衣装却让人猜不透他的年龄。
        “呵呵,很久没有人来这里了,没想到会是你。”
        “你……”林七走了过去。那人的脸变得清晰起来,那是一张布满伤痕的脸,那些疤痕在向旁人诉说着主人的功绩。
        但是林七的脚不受控制地向着门外走去,他想努力停下来,不行。“你不能在这里待太久,还是回去吧,不然他们……”
       风带走他的些许话语,林七只能眼睁睁地看着自己慢慢下山,在山门前他停下了。那人的脸突然清晰,是竹轲!
        林七幼时的玩伴,他,他,,,,
       
        破碎的记忆拼图终于在此刻完整地组合到一起。
        “林七,我妈妈说我不能下山,她说镇上的人们不会欢迎我们。”
        “可是,我要去上学了。以后我没那么多时间来陪你了。”
        “没关系的,只要林七记住我就好。如果你想我了,就来山上吧,山门永远为你打开。”
        “嗯,一言为定。”
       
        冲天的火,刺目的红,山上只有火在肆虐,风里只听得见鸟的哀歌。“妈妈,竹轲还在山上,我们去救他。”“这孩子,真是入了邪了,快走吧。待会镇长就要带人封锁山门了。”“不------”
       
        终于在下山的前一刻,林七全部想了起来。他忘了,忘了曾经最珍视的人。可是命运却开了个玩笑,在他即将再次与挚友分离之时让他想起。山顶那人似乎做了一个手势,他挥了挥手,一股力量带着林七出了山门。山门再次合上,时空一阵振动,林七的头无法抑制地疼了起来。
        此时山的橙色光芒也快消散,它也似乎不肯消失,在最后一刻爆发出灿烂的霞光。这霞光平息了林七的疼痛,平静下来时他已经忘记自己为何到山上来。“这是眼泪?我怎么哭了?”林七擦了擦,却抑制不住崩溃的泪堤。
        远处一阵歌声响起,是大妈们在跳广场舞,那电子气息浓厚的音乐仿佛在向林七说道,欢迎回来。
       
      

评论